透明的演说者
This is a therapy blog for myself.
偶尔还是要暴起吃士剑或者写写小文章,大概

Just give it a try.

Actually I don't know why I want to put English here but it doesn't matter, I just did. When I was on the way back I felt like "Yeah I am going to write an English post tonight for this topic".

For practice maybe.

So, tired today. Like walking for 8 kilometers, that sounds not wise, especially...

“Just you wait. Just you wait.”

立誓裁决,我保留我自己履行义务的权利。
如果确定方向,就要执行。

我需要变成我,无论多么愚蠢,多么碰壁。然后我需要把这些问题解决掉。
如果真的是最坏的情况,我便继续履行我的承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Time's up.
狂暴了。

回旅馆的时候我在地上摔了一跤,然后我很快爬了起来,对着星星嚷了一句。

“卧槽好疼!我没事,没问题。”

星星:“你是傻了吗。”

“我可能有点那个啥,喝晕了。”

我回房间之后摔在床上,打了个电话给酒店前台让送个冰袋上来。星星把椅子拖到宽阔的地方,坐下。

我突然想到过去,我觉得我回到了我还自信满满的时候。

是的,我回来了。

“我高中叫你星星一半是你的绰号……那个女生叫什么来着,甘田班上那个……忘了?对吧我也忘了,叫你大猩猩啥的。再一半我觉得你确实是星星。闪耀着光芒,骄傲又气盛。我以为你这半年可能被国内腐化差不多了……但现在看来你还是你,你还是星星,你还有着极强的警醒,你还有十足的野心,虽然还有不成熟但是我感觉还OK。我的怀疑有误。我接下来会一直作为你的朋友来与你交往的。”

我认真说着,然后一口气喝完第三杯扎啤。

小裙子report,太短了,来自我的深渊哭泣。

小裙子好可爱,救命,想要看姑娘们穿。

那个材质,我……我想看身材好的姑娘穿,哭出声(……)

……脑袋放空。

来了CP先去一路摸到Sophie代替照看的摊位,拥抱打招呼日常问候,预计中午可以一块去吃吃饭,然后我就顺着狗给的摊位号去买了臭男人和小女孩的小本本(?
跟Sophie暂时告别之前。
我:我看到你们公司游戏的立绘了,在企业区那里,你画的也被摆在那边了,你女儿好吃!!
S:别提了,我等会儿要去日他们。他们把我女儿打糊了!!
我:(日?日???你以前会这么用词吗???你回国工作这段时间这么浪了吗性格现在超欢脱的……???)……请去日,等你看完摊位马上去。

然后同人区转了转没看到士郎相关,没看到我有兴趣的东西。顺手抓了一个海盗团的立牌就走了。
我对企业馆和lo装区的兴趣更大,前者是...

误会通过人和人的传递越来越大……于是我慢慢开始想结束这个对话。
“我说了我对她,对谁,都毫无憎恨之心。我的憎恨名单上面的名字写的清清楚楚,你不要再上面随便添加其他名字。”

这句话我真的带着愤怒,内心几乎大吼。如果乐色真的在面前我估计会对她咆哮吧。

“你要是不憎恨为什么扣锅她?你八月份的时候可是说的清清楚楚【我其实有点憎恨小姑娘】。”

这他妈是什么文字狱。
我当时一时实在是没路可走了朝天哀嚎两句都不行吗。

“你说的你先去找她再来这里处刑我……你能让我怎么想?你还想让我想什么?我说我恨我自己我会记到本子上吗?”
但是结束了,我也就没话可说了。
“你这事儿,矛头不要指阿染,要憎恨就憎恨我好了...

哈哈。

We can just stop here.

There is no way out now.

1 / 11

© 克尔刻洛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